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房产 >> 正文

安邦咨询:富士康是否该关门

我要评论来源:清远新闻网 2020/3/26 0:34:19 

  5月26日晚11点,富士康深圳厂区又发生一起员工跳楼事件,这已经是半年内发生在富士康的第12跳!员工跳楼无疑是悲剧,但更大的悲剧则是: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个悲剧,但富士康却无法制止悲剧的一再发生!

  富士康大股东郭台铭26日到达深圳,了解一连串员工堕楼事件。虽然郭台铭不断鞠躬道歉,却不改骨子里的傲慢:他是在5月26日即第11跳之后才到达深圳亲自处理,此前他一直端坐在台湾。他在深圳表示,“跳楼事件与员工天生的个性和情绪管理有关,工厂管理并无问题。”他还表示,部分自杀个案涉及男女感情问题,他也没有办法阻止事件发生。最荒唐的是,富士康曾要求员工签署荒唐的自杀免责声明,最后在舆论压力之下他才表示要收回。

  在一个强调民生和以人为本的国家,富士康的问题已不再是一家企业的个案,而成了一个严重的公共事件。在任何一个文明国家,任何一家有头有脸的企业如果连续出现这类事件,都会受到严重的警告和对待。但是,迄今为止,富士康在中国大陆还没有受到这种待遇。国内相关部门和地方政府只是督促、协助富士康进行调查,有地方政府官员甚至将跳楼事件归咎于80后、90后年轻人的情绪容易波动。这种说法无疑是不合适的。

  在众说纷纭之后,其实应该深挖郭台铭及其企业的“基因”和企业文化根源。郭台铭旗下的鸿海集团和富士康,已经习惯了做代工业的“王者”。这个在中国大陆就有80万员工的企业老板,将低成本代工业发展到了极致。他的核心法宝就是以“半军事化的管理”,以效率和低成本来获得市场。郭台铭对鸿海(他的旗舰公司)和富士康的成功作出如下总结:四流人才、三流管理、二流技术、一流客户。显然,人,在富士康是被排在最后的。在一本总结郭台铭这位台湾首富成功之道的书中,郭台铭曾透露“Cost down(即降低成本)也是一种服务”的策略,企业能够以亏本价接单,却以盈利来输出产品,那种严控成本以至在微利之间险中求胜,成为富士康的成功方程式。但从2008年金融海啸之后,富士康的边际利润一再下跌,从2000年开始,中国内地的劳动力成本不断上涨,结果让富士康要进一步压低成本。这种不断压低成本的做法,已经成为郭台铭旗下企业的基因,成为一种企业本能。

  不假,富士康的厂区内有游泳池,有宿舍,有医院,有托儿所,但几十万人被圈在一个狭小的区域里工作,缺乏交流、缺乏娱乐,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意味着绝望。有在富士康有过工作经历的人说,“一进那个工厂,气氛就很凝重,除了机器设备、宿舍,什么医院,托儿所都在里面,完全就是在暗示你,你这辈子呆这里就这样了。”这种生产与管理格局的形成,与富士康和鸿海的企业文化不无关系。

  富士康在中国并非个案,许多类似事件,与中国当前的发展方式有关。谁需要富士康?中国政府需要它,因为它能解决就业,仅在深圳工厂就雇佣了48万人;深圳市政府需要它,因为它能带来税收,其产品出口量占深圳外贸出口的22%,每年为深圳创造超过百亿元的税收。长期以来,我们都做低端代工,只重视工人作为廉价生产要素的“物性”,忽视了工人的“人性”,这成为相当长时间内的时代特点。过去,中国没有选择,但现在,一味追求低成本的情况应该到头了。在跳楼事件之后,低成本代工的模式恐怕不得不进行调整。

  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呢?这样几种情况是可能发生的:第一,富士康还会有第13跳、第14跳,这虽然是个残忍的预测,但完全有可能发生。如果情况恶化,富士康的生产和运营将不得不部分停止,其代工帝国将受到重创。第二,在政治压力之下,更多、更高层的中国政府部门将过问此事,或者实施调查,这将给富士康带来压力。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,富士康事件与山西煤矿安全事件在本质上并无二致。第三,受此事件影响,中国加工制造业的调整可能会加速进行,外资将普遍担心,中国的制造成本会上升,这可能推动一部分加工业转移出中国。第四,中国社会和国际社会的指责将波及富士康“一流的客户”,类似“带血的 iPhone”的指责可能出现,这有可能迫使这些一流公司离开富士康。据称,富士康的大客户苹果、戴尔、惠普等已表示要进行调查。

  跳楼事件是富士康面临的一次危机,但也是一个能反映时代特点的悲剧。企业必须首先为此负责,社会也应该对此反思。在一个强调以人为本的时代,人的生命应该是被放在第一位的。如果富士康不能解决这一点,那么即使关闭这个庞大的工厂,也没什么了不起!


相关阅读:
赚钱软件 http://www.aizhuan.cn
分享到: